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查看: 1|回复: 0

又一次相遇 0m3cr4bq

[复制链接]

6670

主题

6670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0153
发表于 2017-6-19 20: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从湖边沿着平缓的斜坡走上来,眼睛斜睨着一个独自坐在石椅上看书的女子。细碎的脚步和火辣辣的目光使他看上去像个丛林里的猎人。   

  当他走近时,她警觉地抬起头,像对待风中飘来的柳絮,轻轻从他身上扫了一眼。这时,他转过头不再看她,但还是倔强地在她旁边的一把空石椅上坐了下来。   

  他发现从石椅上往前望去,是片不错的风景。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浮着几只姿态优雅的白天鹅,咕咕的叫声像是在刻意挑逗公园里午后的宁静。身处在这片安详的氛围中,他感觉仿佛一切都是为他而设的。此刻的情景是多么美妙,她就坐在他的身边,安静得像只温顺的绵羊,清新的香水气味从她身上飘过来,才淡淡的几丝便已把他熏得如痴如醉。   

  “我一直在找你。”他软绵绵地说,仿佛是将这六个字揉碎后化在微风容易患上白癜风这种疾病的原因里,轻轻地送到她面前。   

  这句话犹如一片缓缓飘落的树叶,在她双眉间那片平静的湖心里勾起一层涟漪。随后,她放下手里的书,把目光移向前方翠绿的草坪,像是草坪上有什么动静扰乱了她的阅读,把她从祥和的氛围中硬生生拽了出来。这当儿,他忐忑不安地观察着她脸上的细微变化,生怕她像只受惊的小猫一样起身离开,把他撇在冷飕飕的寂寥里。不过,没隔多久,她柔声细语的回答便驱散了他的忧虑,尽管简短的话语中带着又硬又涩的疑惑。“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她说。   

  “你只是不记得了。那次你坐在广场边写生,我就站在你的身后看着你。”他想继续往下说,说到她察觉后,回头看了他一眼,而他,竟然匆匆地转身离去,像个把她的惊鸿一瞥装进口袋的小偷,捂着那份美妙瞬间的记忆、怯懦又狼狈地离开了她。但他还是没把这些都说出来,因为他知道,此时和她之间这点纤弱的默契经不起任何稍稍用力的敲击。“幸好现在我找到了你,不然我不会原谅自己。”他这么想,又像是在心里说给自己听的。   

  “我最后一次去那儿写生也是去年的事了,所以我确实记不起来了。”她说得不露声色,他却能够从她平淡的语调里听出那份隐含其中的耐心。对他来说,这真是一剂舒缓紧张情绪的良药。   

  “是去年的四月十八号。”他说,“恰巧那一天也是星期四,同样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刚说完,他就发现这两个和她相逢的日子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和煦的阳光、轻柔的风、翠绿的草坪以及空气中淡淡的花香,这些共同点就像早就藏匿在某处的精灵,此时被他统统揪了出来。   

  “那天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去广场那儿写生,这只是我的业余爱好。”她用一如既往的平和语调说道。暖洋洋的目光终于从草坪上移开,完完全全地投洒在他的身上。他一边享受着消融在她目光里的惬意,一边试图从她平淡的话语里筛出一个带着温情暖意的字眼,为此他在心里将那句话翻来倒去摸索了好几遍。   

  “如果你能记起广场边杏花的香味,也许你就能想起来。”他将身子彻底转向她,仿佛他觉得这样就能更加牢靠地黏住她的目光。不过,谨慎和羞赧还是将他牢牢按在原处。   

  这次她只是抿着嘴,微微朝他笑了笑,之后又把目光移到了远处的湖面上。   

  “我知道你再也没去过广场那儿,也没有在广场附近出现过。”为了将她从沉默中拉出来,他又接过她刚开封友谊皮肤医院的地址在哪里才的话儿,像是用丝线牵着只小山羊一样小心翼翼地往下说,“因为每天我都去那儿守候你。”   

  她惊讶地看着他,就像第一眼看他时那样,眼神里似乎藏着期望被燃尽后留下的灰烬。这时,他的话又在她眼神里点起了一星火苗。于是,他决定要彻底点燃它。   

  “这一年里,我不但每天跑到广场上去等你,附近的艺校和商店、美术馆、市图书馆、文化宫……到处都有我的足迹。有一次,在大街上一个庆祝活动的队伍里,我依稀看到了你的背影,虽然我不能确定那个人就是你,但我还是发疯似地冲了进去,以致鲁莽地撞翻了人群里的两个壮汉,为此我还挨了一顿揍。还有一次,天正下着雨,我撑着伞行走在人行横道上,这时一个女孩把半个身子钻在硕大的雨伞里匆匆走来,在和我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她身上淡淡的香水气味立刻让我联想到了你,于是我欣喜若狂地转身向她跑去,却差一点被行驶而来的汽车撞到轮子底下。”   

  他说得不急不慢,尽量把每个字都控制在柔和又稍带力道的程度上,目光一刻都舍不得离开她的脸,仿佛他感觉只有这样才能把内心的真诚彻彻底底一丝不留地递给她。但她还是安静得像只小绵羊,只是泛着微光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捉摸不透的疑虑。沉默许久,她才开口说了一句:“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场幻梦。”   

  他被这句不搭调儿的话语搞得有些发懵,眨着一副落水狗才有的可怜巴巴的眼睛,像是等待天晴似地等着她把话说得更明白一些。   

  显然,她也意识到了自己言语的突兀,立刻带着歉意把话补充完整:“我是说,也许我也在等你,所以,这一切神奇得像是场幻梦。”   

  他还是眨着眼睛,不过这时眼睛里倒是多了一团熠熠的火光。  身上出现不扩散的白斑该怎么治疗  

  没让他继续在迷雾中守候,她仅仅沉默了片刻,便又开了腔:“这一年来,我时常感到有人在找我,这感觉既虚幻又真切。记得有一天下午,我坐在图书馆旁边的咖啡馆里,靠在橱窗边打盹,恍惚中似乎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逐渐清晰,仿佛就是为我而来。可当我睁开眼睛,却只瞧见橱窗外闪过的一个背影,那脚步声也随他而去。还有一次,我站在摩天大楼上往下望,街道上的行人像是密密麻麻的虫子,就在人群里,我看见有一个人在缝隙中不断探索,固执地用视线拦截每一个从身前经过的行人。当时我忽然感觉那个人就是在找我,这奇怪却又无比强烈的念头催我下了楼,可那人却已经难觅踪影。所以,这一切太神奇了,不是吗?”   

  他想跟她说那个人就是他自己,因为他确实去过那两个地方找她。不过这时,一个小小的、酸酸的疑惑在他嘴上捷足先登了:“可刚才我从湖边走来,你却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说完,他就感觉自己太冒失了。可这句话已经飘到了风里,随即在她脸上起了微妙的反应——是一种淡淡的愁苦。   

  “该怎么说呢?当期待一次次落空,我只能将这种感觉当作孤独引发的臆想。这么想,我便好受了许多,也不再受到无望等待的困扰。后来,我就再也不去理会这幻觉,尽管它还是会时不时地在我面前跳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eafan  

GMT+8, 2017-8-20 00:36 , Processed in 0.07812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5-2016 Caogen8.Co.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